主页 > PPT

一盘散沙却又侠肝义胆——蒙昧时代阿拉伯人的生活面貌

时间:2019-05-13 来源:数码观察酱

史学上通常将伊斯兰教兴起之前的阿拉伯时代称为蒙昧时代(阿拉伯语:العصر الجاهلي),因为在伊斯兰到来之前,阿拉伯半岛的居民多以游牧为生,少有知识,也无统一而强大的文化。联系阿拉伯人的唯一纽带是部落。至于宗教信仰,则以多神崇拜为主。在那一时期的阿拉伯人中,各种陋习盛行,部落相互残杀不断,可以说是一盘散沙的混乱局面。尽管如此,蒙昧时代的阿拉伯人也并非一无是处,毫无美德可言,忠勇慷慨、侠肝义胆的阿拉伯江湖依然有着可圈可点的地方。今天小编就给大家介绍一下蒙昧时代的阿拉伯人的生活面貌。

一盘散沙却又侠肝义胆——蒙昧时代阿拉伯人的生活面貌

1

阿拉伯半岛上的居民,是闪族的贝杜因人,因地而得名,也称为阿拉比亚人。他们生活简单又比较艰苦,椰枣和奶是他们的主食,驼肉成了固定食物,至于面粉是不可多得的奢侈品。一件长衬衫和一条带子,再加上一件宽舒飘垂的外衣,显得那样潇洒。一块披巾蒙在头上,用细绳扎紧,似乎什么风沙也不怕,裤子不穿,光这脚板经年走在灼热的地面上。

骆驼,是贝杜因游牧人生活中人的伴侣,是家庭经济的中心,没有骆驼就难 以想象游牧人在沙漠里怎样生活下去。驼乳是饮料,驼肉是主食,驼皮可以作衣服,驼毛用来缝帐篷,驼粪做燃料……就连驼尿还可以当生发油。不仅衣食住行离不了它,它还是行旅经营的“沙漠船”,同时还是贝杜因人财富的计算单位,甚至聘礼、赎罪金、赌注……无一不是以骆驼计算,所以,贝杜因人常自称为“驼民”,阿拉伯自然地形成世界有名的骆驼饲养中心。

一盘散沙却又侠肝义胆——蒙昧时代阿拉伯人的生活面貌

2

阿拉伯马体型健美,性格坚忍、忠实、模样伶俐、可爱著称于世,在贝杜因人的生活中马是劫掠的骑乘,因而养马却成了一种奢侈的习气。

沙漠的自然条件给贝杜因人决定了游牧经济为中心的生活方式,放牧、饲养,逐水草而居,枯燥而单调,于是劫掠也成我饿哦他们的光荣职业,也可以说是一种游戏,作为一种男子汉的大丈夫气概。古代贝杜因人流行四句诗:

我们以劫掠为职业,

劫掠我们的敌人和邻居;

倘若无人供我们劫掠,

我们就去劫掠我们的弟兄。

一盘散沙却又侠肝义胆——蒙昧时代阿拉伯人的生活面貌

3

因此,阿拉比亚人的个体,必须在部族集体的庇护下,小的部族必须依赖强大的部族来保护,于是草原上经常展开部族之间没完没了报复、仇杀的流血斗争。在这生物稀罕的地区生存,自然赋予游牧入坚韧和耐劳的个性。开阔的草原沙漠,似乎也使阿拉比亚人秉赋这豪爽的美好气质,他们不惜牺牲自己一切来济困扶危、款待宾客。并牢固地保持着民族荣誉感;因而也培养了一种强烈的排外好战主义。为了各自的生存,滋长了根深蒂固的个人主义,纪律秩序,权威都不属于他们追求的理想,也约束不了他们。

古代贝杜因除在也门、麦地那地区的一部分基督教和犹太教徒外,是多神教、拜偶像者;同时一向把那些溺杀女婴、虐待妇女、苟合婚姻、食甲虫、啖蛇蝎、打骂奴隶……视为正当的陈习旧规,又表现了他们的愚昧和野蛮。

古老的贝杜因人,以血缘构成氏族部落,除了帐篷和简陋的家具是自己的,源泉、牧场,可耕地甚至骆驼和牛羊群是氏族公共财产。氏族部落的首领是筛赫,是由部落推选而产生的部落中之佼佼者。但他只代表部落,是事务的仲裁者,不能独断独行,一切取决于部落会议,似乎就是阿拉比亚人的传统民主精神。

阿拉伯半岛系介于两大古文明发源地之间的历史上商道,因此,许多强大的贝杜因部落也为波斯和罗马商队保镖,索取巨额报酬,也经常集结商队在两大地区往来贸易,他们是个有商业历史的民族。

在贫困、单调的生活的阿拉伯人,是愚昧、野蛮,可又是体格健壮、性格刚强的;他们用勇敢刚毅、豪爽而慷慨,却又狭隘封闭、排外而好战;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民族,那样一群桀骜不驯的人,在罗马、波斯人的眼里看作人样的野兽,却又是不可征服的民族;大大小小的部落,弱肉强食,长期纠缠在厮杀斗争中,是不统一的半岛。

蒙昧时代的的阿拉伯是一个个氏族部落,沙漠的隔离,居民的分散,从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国家。只有北方叙利亚、伊拉克南部曾有过引起外界注意的较大的部落联盟。

一盘散沙却又侠肝义胆——蒙昧时代阿拉伯人的生活面貌

4

公元前864年,亚述王沙缦以色三世的铭文中有:他曾火烧了一个克尔克尔的京城,摧毁了啊赖木哈底夫谢的战车、骑兵……这也许就是最早的关于有文字记载的北部阿拉伯历史。公元前八世纪,南部阿拉伯也曾建立了一个塞白王国,其中一个国王还建筑了“马里布”水坝发展农业生产。

波斯、东罗马两个国代的大帝国,都为不断受到阿拉伯人的袭击、劫掠和骚扰而恼火,想过也尝试过进行征服阿拉伯半岛的战争,但是征服这地广人稀、荒凉无根的土地和来去无踪强悍野蛮民族,事实证明是得不偿失的蠢事。于是便互置缓冲国——即扶边境较大的部落联盟作为自己的保护国。于是波斯的边境上便出现了希兰王国,由于是莱赫米人的部落,也称“莱赫米王朝”;东罗马也先后扶植奈伯特、马尔米拉和萨尼王国在他的边界上。这两个地区王国各有其主,但都是傀儡,波斯,东罗马的皇帝根据其效忠与否经常换马,他们既要为其宗主国保护边境安全,防止阿拉伯本民族人对主人的劫掠和袭击;又要代表两者而流血战斗,付出不值一文的代价;有时这些“王国”中也曾有英明的对宗主背叛的国王,如公元三世纪时加萨尼王朝以为聪明、美丽,雄才大略的女王叫齐诺比亚的。曾经开疆扩土,反对和战败东罗马宗主国的军队,后来是奥里力安大地亲征猜打败她,并用金锁拴着在凯旋队伍前示众。

在《新旧约》和《古兰经》中记载了这些地区派遣先知的历史故事,如希伯来族从埃及迁移在西奈半岛逗留四十年,穆萨(摩西)在米甸缔结神约又和法老斗争的故事;苏莱曼(所罗门)大帝开疆扩土,建造耶路撒冷神殿的传说;以及其他使者先知的神迹显应等富有真理启迪的故事,都反映了从地中海沿岸到西奈半岛、埃及的有关闪族或含族活动的历史。

政治上不统一,劫掠的游牧人和贸易定居商人间的矛盾;氏族奴隶制度产生的阶级压迫和剥削,加上破坏性部落战争,阿拉伯社会存在着严重的政治危机和经济危机。

六世纪末至七世纪初期,波斯和阿比西尼亚为争夺南阿拉伯的也门的战争,以及东罗马和波斯长期战争,红海古商道被破坏,波斯人另辟从波斯湾经两河流域到地中海的商道,使东西方阿拉伯的中转贸易衰落,加深了阿拉伯社会的危机,从而也激化了社会矛盾,身处苦难和动乱的广大劳动人民,要求和平,解脱苦难;氏族贵族和商人们为了发展贸易,稳定秩序,也需要建立一个统一的民族国家,保持和平安定。这就是伊斯兰教兴起的社会基础。

一盘散沙却又侠肝义胆——蒙昧时代阿拉伯人的生活面貌

5

在漫长的蒙昧时代中,阿拉伯人是多神拜物教,他们对自然界举凡太阳,月亮,星星,甚至一块石头,一颗小树都是崇拜的神邸,原来“克尔白”内就有偶像360尊;但是在参加古莱氏人崇拜的宇宙的主宰中有“安拉”的存在,是一神论的信仰传统,并逐渐形成一神教,在犹太教和基督教的传入和谐潜移默化影响下,为伊斯兰的兴起和完善创造了系统的思想基础。

半岛上民族的分散,人民的社会意识的薄弱,文化落后,贫穷愚昧似乎都与沙漠荒野的自然环境分不开,多少年来历史没有摆脱这一规律。七世纪伊斯兰教兴起后,却使这个社会彻底改观,富强统一、文明进步,写下人类史上的文明篇章!


中东快讯原创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