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电脑

大数据进入惊艳颠覆的时代

时间:2019-06-11 来源:数码观察酱

大数据进入惊艳颠覆的时代

—————出席天津大数据发布会有感

余效诚

      20181220号天津互联网协会与市网信办联合召开了《天津市大数据发布会》,会上几个单位公布了各自的大数据成果,可谓硕果累累,成就卓著。

当然,任何成就同时都有着不尽人意的地方,互联网的发展在中国的确是太快了,而且连同本来经济本身的问题,大数据企业也同时受到了一定的影响,比如信息产业,本来信息产业在中国一直被当做国有事业单位性质的一个事业,市场化程度基本等于零。在计划体制下最多是提供给国家安排每个五年计划时才会开动一下国家机器,整理一下上下前后的信息资料。至今工业普查、人口普查,每五年一次仍是国家决策数据的重要来源之一。企业则自己在市场上打拼,自己为自己的决策寻找数据信息依据,而且我们的企业,尤其私人企业很少有信息成本用于企业经营决策,企业决策的数据信息生产基本依靠国家的发布渠道。如今网络经济已经发展了十多个年头,信息产业也同步发展了起来,尤其网络信息来源的信息产业更是欣欣向荣,此次天津大数据发布会重要的进展便是:企业生产数据产品的惊艳颠覆的时代开始了。虽然这不是第一次发布会,天津已经连续多年发布大数据,但是今年多家知名企业已经开始向信息商品化方向阔步迈进。

这是一个重要的中国经济未来整体高质量腾飞的信号。

一、公众信息传播预制代理产业与信息产业同步增长

互联网的发展进入智能通讯移动终端时代,出现了公众信息传播的预制代理产业,这是一个人类历史上不曾出现的产业形态。简单说就是所有公众信息(买卖双方、服务被服务、传播被传播)都将被人预先代理制作,形成产业化的发展。时间很快,我国经历了十几年的发展,很快发展成了网络大国,网络经济大国,网络企业经济大国。二三十年前我们信息产业还只是信息事业,有国家各级、各省信息情报、政策研究所、研究院负责生产、处理。二三十年后我们有了各类企业自己的研究院,形成了民营信息产业的雏形。尤其公众信息预制代理产业,正迅速成为带动中国虚拟经济领先世界的源泉,每个节日节点都成为中国百姓购物盛典。几年前还只是国内购物饕餮盛宴,最近几年已经发展至全世界购物的狂欢,商业公众信息预制代理产业已经开始走出国门,逐个洲、逐个国家的建立企业,形成全球购的基础,各个国家也基本都很欢迎中国网络企业的到来,当然硬件软件企业都纷纷跟上了发展的步伐。不过大家很快发现一个问题,公众信息预制代理产业的产业链是什么,肯定不会复制原有的信息产业,但是哪些部分和原有的信息产业是相似、相近或者根本就是一样的呢?

原有的信息产业信息的采集,需要设计模型,工业普查需要样本,人口普查更需要一定的样本量,比如性别、年龄、职业、文化、民族、社区,收入等等,需要一个社会调查指标体系;再设计一个问卷,形成一个问卷调查操作团队,再组织一个庞大的行政团队,保证调查活动的时间、空间的可控性;然后实施调查,并且在调查完成之后要有详细的统计分析数据,纸质的问卷,数据收集又要经过很长时间,各个项目点,逐一统计录入计算机,才有可能最后出现一个数据报告。这是中国1986年前后经历过的事情,很多年过去了,二十年前曾经有了少数有背景的人成立了调查公司,但是又冒出另一个问题,调查了数据卖给谁,国家的统计局是不卖数据的。那叫出卖国家情报,属于犯罪。但是其实大量的数据属于百姓吃穿用数据。一方面是非国家组织部门贩卖的数据,谁敢相信;另一方面即使是国家组织生产的信息是否真实可信?因为社会调查当年我们的知识体系和世界先进国家的知识体系是不同的。而且信息市场的形成即使走到了今天,仍然是有行无市,很少有信息产品化的市场形成。单纯一个企业通过消费真正的信息产品生产合格决策产品的极少。这个行业的产业化改革真的是举步维艰。

 

曾经出现过由外商索福瑞联合中央电视台做调查问卷,一个问卷近50页纸,涉及物质消费和精神消费两个问卷。我们国家的信息产业就是从这里开始起步的。慢慢我们学会了这些:有个电视剧《我的前半生》,里边表现一些年轻人创办调查公司。设置一个问卷调查专用室,和专用问卷,招募来志愿者进行封闭环境下问话和填表记录的信息采集,我不知道真实的调查公司运作是不是这个样子,想象或许编剧看见过真实的调查事务所实际工作的场景,然后模拟这种真实场景设计了这个剧情,应该是国家真实的行业发展状况吧,我只能这样猜测。

但是出席了这次大数据发布会,我发现:虚拟空间的数据采集、筛选、存储、处理、发布,有实体空间采集信息整理信息不可比拟的优势:

一是,打破时间空间局限,只要是网络上的人无论人身在何方,无论那里时间几点,信息采集都可以有更多机会完成,不像传统信息产业,必经的专用调查环境场所的局限。

二是,打破了传统媒体环境下迟滞反馈的工作信息传播模式,任何公众信息传播都进入了一种即时反馈的迅速往返的短周期重叠反复模式,实现了更高效的高覆盖、高渗透传播效果。任何信息都可以选择真实情况的实际结点,可能都不一样,但是都是真实的。

三是,打破了公众评价反馈信息质量的固有模式,因为十几年来公众已经开始厌恶这个公众信息混杂的网络现实,人们选择躲避或者屏蔽的被动消极行为,不看那些自己不喜欢的信息,在传统媒体环境下信息好坏、真假、完整与否都是有职业工作质量控制流传的,如今缺少了这个环节,铺天盖地,鱼目混珠,全面公开深入公众信息生活,弄的大家无所适从。实际上过惯喝自来水生活,突然自己找水喝,发现自己在大自然里找来的水未必都这么干净,甜的不一样是好的。而且即使是工业用水,一旦出现污染也是非常严重的社会治理事故。

总之,网络给了人类一个全新的发展机遇,在虚拟世界里同样投射般出现另一个世界,数字读物论叫它公众信息预制代理产业。围绕这个产业诞生了大量的社会组织,他们有着现实社会组织完全一样的存在理由,存在的真实客观性。它们形成了另一类社会组织的企业产业逻辑,他们可以克服我们长期以来难以实现的社会治理上的公众信息传播效果迟滞反馈的缺憾,可以即时实现信息的采集、加工、存储和传播,完全符合我们原来希望出现信息产业的要求。关键看是否能真正理解公众信息传播效果的及时反馈模式这个重要的概念。

 

二、信息产业成规模专业化发展迫在眉睫

       简单说,原来我们没有信息产业,如今我们突然有了,不同的是这个产业是靠着网络实现移动终端的智能通讯普及出现的,这是中国网络通讯发展带来的重要的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信号,中国经济腾飞真的要开始了。众所周知,中国经济浪费巨大,消费浪费实际并不沾大头,管理浪费,政策浪费、体制浪费才是大头。一个错误的政策体制,会带来多少错误的管理模式,会带来多少经济的损失。但是别忘了,所有的这类浪费来自什么,来自我们对信息的采集、整理、存储、加工和传播的效率。传统媒体在传播信息上的功能造成了我们历史文化的种种特征。说白了抛开政治,任何政府治理国家无非是公众信息的认知判断,咱们假设所有皇帝都是愿意天下太平的,他能有办法知道天下太平与否的信息吗?种种原因决定了,我们当初建设国家轻重缓急的判断选择,来自于政党的决策,而政党的决策来自于一个理念理想,决策对了,民众欢迎;决策错了,民众反对。中国历史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推演,经历了几个千年,所有的公众信息在平面媒体上传递传播,人们忽略了迟滞传播效果这个事实,直到有一天,手机出现了,突然发现信息传播效果是可以即时反馈的。新旧媒体的特征是什么,成了理论进步的核心。通常人们理解新媒体,会从表现效果的铉酷性、操作使用的简便性、工具使用的普及性、传播渗透的的递增性。其实,回想汉语媒体历史,从甲骨文,钟鼎文、以及毛笔字和后来的铅字印刷,难道不都是这几个特征。所以新媒体的关键特征在于公众信息传播效果的即时反馈,这才是颠覆了以往几个千年的所有认知,这才是我们在这里喋喋不休的讨论新媒体大数据给社会进步带来动力的核心原理。迟滞反馈模式转变成即时反馈模式正在全面影响中国经济发展的全部细节。

社会历史话题过于庞杂,我们收缩以房地产发展为例:

房地产是所有现行产业产业链最长的,如今已经成了中国政治经济生活中最重大的事件。今天,全中国出现了一个连百姓的都知道的现实:我们有大量的空置房屋,甚至形成了鬼城。但是一方还有不少百姓房产财产处在刚性需求时期,而另一方面少数人已经开始不止一套住房,贪官属于政治治理非经济现象,也有媒体传播效果的原因,只是问题敏感复杂我们暂不讨论,聚焦经济或许更能够说明问题。普通百姓年家庭收入超过十万的已不在少数,在另一个自己喜欢的城市购买小户型房产,已经不是幻想。那么好了,这样一个形势,全社会应该如何认识判断。大数据发布会信息豁然显示:房地产市场庄家在变,新玩家入局,那么这些新玩家了解多少信息,他们如何判断未来的房地产市场信息。正常的企业决策首先就要涉及基础信息的收集,究竟房地产商品是个什么样的商品,人们在消费不断得到满足,百姓收入在不断得到提升,百姓满意指标在不断出现变化,百姓消费的确出现了三六九等不同要求,相关决策者应该如何面对这些变化,消费需求的研究预测,究竟应该如何展开。毕竟住房已经从最早的四合院变成了大杂院,又变成了筒子楼,又变成了公寓楼,又出现了小别墅。

走遍欧洲人们会发现,整个欧洲主要发达国家漫山遍野的别墅,基本都是三层小楼,一个低矮围栏的院子,周围几里地出现一个邻居,几里地一个别墅。即使是一个村镇,也是别墅群构成的小城市。我们愿意叫他们村镇,其实和我们的村镇真的不是一个概念,欧洲基本没有我们那种三五间房子一个小院的“别墅”。这里出现一个问题,我们国家国土面积很大,是日本的25倍,欧洲1017万平方公里竟然有44个国家,仅比我们多了不到五十万平方公里,假如我们也像欧洲那样?我们未来民房从公寓走向别墅?还是高层别墅?抑或新型农家院?还是什么,国外有著名地产商不断推出新概念,既宣传了自己的企业形象,又提醒了人们,未来生活的样式,究竟人们应该需要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有人对中国人未来家庭生活拿出像样的住房概念吗?毕竟中国人曾经崇拜四世同堂,如今能四世同堂的极少,但是类似四世同堂的大院落还是存在的吧,至少还有相当这样的需求吧。无论这种需求存在与否,房地产商们不该思考一下?找找这方面信息供应商吗?当然有没有这种信息供应商是问题的另一面。

目前看:有了,《天津大数据发布会》会上显示,网易研究院在做这个事情。但是也不难发现,我们的数据分析缺少一些概念。这些概念应该来自于特定商品的消费行为的研究,比如房地产。我们缺少类似这样的概念,那就是“住宅房屋的功能区隔性”。什么是住宅房的功能区隔性,中国人喜欢几代同堂,那是过去,传统如今变成了:大家彼此不远也不近的居住。那么究竟多远多近才合适呢,我们没有看到数据,我们只能猜测;过去我们都穷,邻居朋友彼此很少做客,房子小的时候甚至大家一起坐在院子里板凳上聊天,如今各家有多少有像样客厅的?应该不少了,但是同时能接待多少客人,孩子的客人来了坐哪,丈夫的客人和妻子的客人都来了,坐哪?尤其是彼此住在不同的城市,很近的亲戚,一旦来访住在哪,大都选择住在附近的酒店。但是像欧洲那样,可以有十几间甚至几十间房子的别墅,或者说常年空闲的几个客房,我们城市的别墅有了客房的概念了吗?有了客房必然出现一个问题,那就是客人(无论血缘远近)临时居住的地方和主人居住的地方势必要有不同的空间,我们暂时称它为功能区隔性。我们未来的房地产商们设计规划未来的房地产商品时,有人有这个概念吗?大数据技术会生产这个概念下的数据了吗?没有这个概念,便没有相应的数据,没有相应的数据供应商,房地产商只能自己生产,自己生产的数据一定更专业嘛?那还要社会分工干嘛呀。

可见,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时代交替的档口上,信息产业由于网络信息产业的进入,出现了大发展,但是他们不够专业,专业化发展就要深刻理解新媒体的实质,就要接受公众信息传播即时反馈模式这个重要的概念。因为只有这个概念可以真正的包涵新媒体的实质特征。别的特征描述都只是延续媒体传统历史特征,无法用于今后信息产业的发展。

也有人这样概括房地产发展规律,提出核心宜居概念:生活起居最佳。这个概念看起来很贴近大众,实际上却很粗糙。因为宜居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个相对的概念,宜居到什么程度,时代不同解读的内容完全不同。中国人习惯平房四合院,无论南北方作为宜居的起点,其实都差不多。如今城市里房型的变化五花八门,但是,有几个当今的突出的消费特点已经很明显:比如厨房、厕所内布局已经逐渐成了普通居民关注的设施,客厅逐渐增大,卧室逐渐缩小,但是缩小到多大?不同人群的不同接受度是有差异的,似乎还很少有人关注储藏室,这已经是越来越多的家庭关注的房型,那么一旦有了储藏室,会不会有人又开始关注客房呢,就是家里要不要保留一两间客房?于是客房与主人居住之间的功能区隔性就变成了未来住宅的宜居内容重大区别。甚至是不是已经有人开始关心,让主要近亲居住在彼此相对独立又实质不远的地方呢?今后独生子女将成为城市主力人群,一对夫妻要面对两对老人,彼此住的很远,生活不便,有没有为这个人群设计一大套彼此连接有区隔的房型呢?设计不同房型要有社会调查统计数据,问题是大数据采集时就要有相关的信息概念,没有这些概念,怎么会采集来这些信息。所以生活信息采集看起来谁都有生活,但是从专业角度采集生活信息并不是非专业的人能干的好的。

何况,前文说房地产产业链最长,其实轿车的产业链也很长,服装的也不短。互联网网络门户网站可以将信息产品链的发展伸向任意方向,但是无论哪个方向,必须专业,否则,信息无用,便是垃圾。

为什么出现大量的鬼城,人们异想天开的认为美国阿拉斯加的奇迹在中国是可以再现的,别忘了阿拉斯加可不是靠民用住宅炒起来的。为什么出现大量闲置房,地方政府的支持分不开,地方政府为什么就接受了闲置房可以带动经济的概念,贪污是地方官员队伍治理的问题。我们的大数据没法深入到这个领域揭开其中的谜团,都跟我们对新媒体大数据本质的理解分不开。公众信息传播的即时反馈,大数据产业企业必须接受这个概念,也只能接受这个概念才能找到生产数据的门路。

三、依附于网络企业的信息产业将异军突起

        中国改革开放以前我们什么东西都要进口,因为什么东西都不会生产,仅仅三十年我们走过了西方发达国家几百年的历程,如今我们什么都可以生产,有了世界上最全的工业产品生产体系。目前唯独还不会生产消费信息数据产品。因为我们有机会接触数据的人并不知道消费行为是什么意思,认为自己会卖东西,也会买东西,就是懂消费行为了。消费者行为学是专门的学科,它把消费决策行为分为五个过程:消费认知、信息收集、比较评估、购买实施,购后评价。其实这正是接触数据的人需要知道的,当然这仅仅是消费行为学理论一个观点,还有很多其他的观点,毕竟消费还有工业消费,和民品消费完全不同。

      

那么,这五个过程有多少信息生产企业把他作为观察研究消费的工艺流程来处理了,不用这个流程处理信息可以吗?民品消费一般躲不过去这个流程,不是这个流程,一般都很难准确描述用户画像,因为这是《消费者行为学》这么个学科存在的根本,没有这五个过程的理论是不是消费者行为学其实真的值得怀疑。这也是这次大数据发布会发现一个普遍现象。所有发布用户画像的企业几乎没有一个是从这个角度去描画用户画像的。他们不是要分析消费行为,要从消费行为入手给用户画像吗?为什么不理睬《消费者行为学》学科理论呢,种种原因显示,我们的信息产业在成长过程中,起步于电子计算机当然这方面的知识积累就多一些,逐渐网络开发需要软件,软件工程师就多起来了,现在要在网络上开展消费行为的信息产品的生产,当然这方面的专家也要介入,市场淘汰机制在这了,不懂就是不懂,软件专家不可能代替消费行为专家,除非软件专家自己专门学习了《消费者行为学》。那么我们有多少软件专家学习了消费者行为学理论并很好掌握了呢。目前看,似乎是凤毛麟角。

      

  好在当今世界我们已经很先进了,我们有时间学习需要学的东西,学会消费者行为学更不在话下,中国人只要是认识到需要学,基本就是没有学不会的。那么我们需要学点什么呢,一是消费者行为学的基础知识,估计这个东西只要认识到了重要性,没人敢坚决不学。有实力的企业认识到了很简单,请一个消费行为学专家来,让他拥有必须的实权,深刻介入各种挖掘大数据的具体规划工作。二是专业基础知识,消费行为是通用理论,必须用于某个特定的商品,针对性学习研究特定产品的消费决策的五个过程,才会产生真正的实效。比如轿车玻璃水,私人轿车已经在中国全面普及,从十万以下,到几百万、上千万各种轿车已经遍布大街小巷。那么假定轿车分为五级观察的话,玻璃水消费能是一样的吗。毫无疑问不可能一样。我们大数据生产企业就这种相关的数据如何生产呢?具体说,吸尘器、烟灰缸、音乐CD、气枕头、保暖毯、坐腰垫等等在五种轿车上的消费量更不会是一样的。如今很多围绕轿车手机的配饰也被开发出来了,那么什么人会买什么组合的东西,没有研究嘛。

再说回房地产,一个新住房,中国目前最小的大概在五十平米上下,客厅、卧室、阳台、厨房、厕所。相对应六十年代开发的筒子楼已经先进太多了。当然目前同时我们也出现了连体别墅,地下一层,地上两层,所谓双厨双卫,大客厅,小卧室,带客房,有储物间。这些是2019年年初的中国百姓住房的主要类型。众所周知,未来十年小房子还有多少人想要,是买在临时居住的城市用作临时居住,还是投资性出租经营,还是用于工作办公使用。有多少人会买别墅,用于临时居住,还是定期居住,还是投资性经营,还是工作办公使用?二十年后,人均收入一般说还会提高,一旦家庭收入超过30万,三百平米房子成为需求常态,或许游泳池,停车库,露天空地等等又该出现更高要求。如果有人设法生产出了准确的数据,那些房地产生产商会有选择投入资源进行怎样的营销规划呢?会不会花钱购买这些信息?用于自己的产品开发呢?我们经常听到企业家这样下决心:这是一个赌博,我赌投资这个领域。假定这个决策信息不可能百分百准确,有人可以给大家怎样的一个概率产品呢?有没有专门生产高概率、高准确度信息产品的企业呢?

中国人聪明在于善学习,我相信未来一定会有大量的信息生产企业应运而生,异军突起。一定会做好这几件事:

一、重新提炼大数据挖掘团队知识结构,必须融入消费行为学知识力量

二、重新界定信息产品质量渗透行为学研究成果的分量。

三、重新整理好信息产品市场经营思路,包装好信息产品,打造好自己信息产品企业的形象。

我们的经济发展,有了自己的技术,有了自己决策信息产品消费,有了自己的更大的体量,未来我们的发展模式会怎么样呢,西方人了解一点的已经赶到害怕,已经有人追问马云,中国人会不会报复我们当年的欺凌行为,这其实是题外话,但是中国的整体腾飞是必然的。

想象一下,未来世界有一个国家不仅人口是日本的十倍,经济体量也是日本的十倍;不仅仅人口是美国的四倍,经济总量也是美国的四倍;不仅仅是欧洲44个国家的人口的三倍,经济总量也是他们的三倍,那是的世界又是什么样。其实,这时我们只是和他们人均一样而已。

那仅仅是我们走向更高水平的又一个新起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