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动漫

8岁“自闭症”儿童:妈妈,谢谢您带我自杀

时间:2019-07-06 来源:数码观察酱

作者: 西蓝花

来源:八点来读(ID:badianlaiduxin)


亲爱的妈妈:


对不起!


过了新年,我就八岁了。在我出生的这八年来,每一个日子,对于您来说,都是煎熬。


刚出生时的我,和别的小朋友没什么区别。日子久了,您渐渐发现了不同——我还是不会说话、喊我的名字也没有反应、我总是不吵不闹的呆在角落,一动不动。


您有些着急,把我送去医院。医生叔叔说我患上了孤独症谱系障碍——根据典型孤独症的核心症状进行扩展定义的广泛意义上的孤独症。


您看着这么一长串陌生的名词,都懵了,赶忙问医生,这是种什么病。


医生叔叔说,就是俗话说的“自闭症”。


他还让您回家看了一部电影,叫做《海洋天堂》——文章叔叔所扮演的自闭症患者,21岁了,不会煮鸡蛋,不会坐公交,不会过马路,基本没有自主生活的能力。





医生叔叔还说,像我这样的先天性自闭症,是治不好的。只能通过训练和干预,才会有些许改善。


从那天起,您就总抱着我哭。您和爸爸结婚后,一直和爷爷奶奶住在一栋20多年的房子里,家里本来就没什么钱,现在又有了我这个累赘。


有人说像我们这样的自闭症儿童,是“星星的孩子”——永远活在自己的世界,虽然坐在你的面前,但我们之间,隔了不知几万光年。


但我知道,我根本不是什么“星星的孩子”,我是您的负担。


为了给我治病,我们先是去了广州一家医院的培训机构。后来您听说山东的按摩疗法对我有帮助,又报了名。


到后来,为了把我送进每天五六百的私人培训机构,爸爸每天晚上还要出门跑滴滴。甚至为了我,还贷款买了一辆小汽车——培训机构离我们家三四十公里,您和爸爸、爷爷,轮流接送我。有两次,您因为太累,在路上都发生了事故。


治疗的过程是漫长的,多数时候我还是那个我——有视力,但不会和您对视。有听力,但总是充耳不闻。


但有时候,在某些行为上,我还是会出现好转——比如画画。




 说起来画画,在最一开始的时候医生叔叔就和您说了——“自闭症儿童看待世界的方式和常人不同,我们总是先看到事物的整体,比如当面前有一个电视,我们会直接判断这是一个电视,然后才会观察它的局部。但是自闭症儿童,会先观察细节,通过拼凑,才会得出这是一个电视的结论。”


也就是说,像我这样的自闭症儿童,会发现一些常人不容易发现的美。


但不是所有的自闭症儿童,都是天才。


您说没关系,只要对我病情有帮助,这些钱,您愿意花。


由于要接受培训机构的特殊教育,当别的小朋友背上书包去上学的时候,我只能呆在家里——大多数时候我在发呆,一小部分的时候,拿起画笔在纸上涂涂画画。


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事情终于迎来了转机。


中山三院的医生叔叔说,我通过了评估,可以随班就读。这个举措在医学上被称为“融合教育”,这样有助于想我这样的自闭症儿童的治疗。


这一系列评估可不容易呢,其中有一绝对项叫做“行为问题”,通过的标准,是要达到正常儿童的合格水平。


中山三院是我们国家自闭症领域最权威的医院啦,我通过了这个评估,就可以延后一年上小学啦。



拿到报告的您和爸爸很开心,都抱在一起哭了。并不是我不用再上培训机构,家里的负担可以减轻。而是您希望当您有一天离开人世,我可以独自生存——可以和正常的小朋友一起读书,便是第一步。


终于,2018年的9月,我和身边的小朋友一样,在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的注视下,背着新书包,在幼儿园大班里开始上学。


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小朋友,虽然有些紧张,但我真的很开心。


他们和自闭症培训机构里的小朋友们不一样。他们更活泼,会哈哈大笑,会打闹,但是他们好像不懂我。


他们也不爱和我玩。


妈妈,对不起,我不该动手推搡同学。我真的不是有心的,我只是想和他一起玩。


妈妈,对不起,老师课堂上交的东西我全都没有听,我还是那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星星的孩子”。


妈妈,我知道错了。我只是想和他们玩。


妈妈,因为我,您在家长群里受到了很多叔叔阿姨的谴责与攻击。您让我去幼儿园和小朋友们道歉,我去了,爸爸也去了,我们面对着墙壁站了一个小时。




妈妈,我是真的知道错了。


为了能博得叔叔阿姨的原谅,您说出来了我是自闭症儿童,您想得到其他叔叔阿姨的体谅。


但是没想到,这一下,更惹怒了其他叔叔阿姨。


他们要您带我回家,要我退学。可是妈妈,我真的想读书。



妈妈,我知道其他叔叔阿姨也像您爱我一样,爱着自己的孩子。怕我对他们造成伤害,觉得我是个定时炸弹。


但是妈妈,我通过了中山三院的评估,我符合“融合教育”的条件啊——绝大多数时间,我比其他小朋友更乖,安安静静的坐在角落,只有在遭受到外界刺激的时候,才会有一些过激反应。


小朋友们之前推推搡搡,再正常不过。但是为什么因为我是一个自闭症患者,就不能被原谅呢。


妈妈,我多么渴望我是个残疾人,或者没有手,没有脚——这样叔叔爱意会给我更多的包容与爱心,会觉得我很安全。


就算我是个盲人,尽管我的世界是黑色的,但我脑中的世界是色彩斑斓的,是有爱的。


而不是像现在,不能和其他小朋友一样,坐在明亮的教室学习,不能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