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动漫

没有机遇,才华就是个P;没有尔朱兆脑抽,高欢也就不可能一飞冲天

时间:2019-05-12 来源:数码观察酱

闲话南北朝之天下归一——神武初起(1)

其实高欢有这想法也不奇怪,他又不是尔朱家的嫡系,不过就是个穷蹙来投的‘加盟商’而已;风水轮流转,许你尔朱氏风光无限,凭什么就不能让我高欢平步青云?

不过,高欢想黑人家的遗产,眼下最大的障碍就是尔朱兆;咱前面说过,尔朱兆下手挺快,不仅很快控制了晋阳城,还立了自己的女婿当皇帝。

这一波没赶上,高欢只好耐着性子,再等机会。

很快,一个貌似是机会的机会出现了;尔朱荣死后,尔朱兆发兵南下去洛阳要给自己叔叔报仇;临走的时候,尔朱兆让人给高欢写了封信,要高欢跟他一块儿去。

您想这会儿高欢怎么可能再应这个差;高欢打发手下孙腾去见尔朱兆,带过话儿去,实在不好意思了,我这儿局势不稳,境内有胡人叛乱,一时半会儿的拔不开脚;您先走着,等我这头儿一忙完,我一准儿追您去。

没有机遇,才华就是个P;没有尔朱兆脑抽,高欢也就不可能一飞冲天

都是出来混的,这眉高眼低的尔朱兆岂能看不出来,他一听就知道高欢这就不想去;尔朱兆很不高兴,拉着脸跟孙腾说了一番狠话;然后骂着娘自己走了。

孙腾回去又把这话儿学给高欢听,高欢半天没吱声儿;沉默良久,最后憋出一句,尔朱兆忒猖狂了,他这是举兵犯上;这事儿我没有参与,尔朱兆势必怀恨在心,咱已经没法儿在跟着尔朱家混了。看着吧,等尔朱兆跟朝廷打成两败俱伤的时候,我再出手,到那时,尔朱兆一仗可擒。

可惜这次高欢失算了,元子攸不堪一击,尔朱兆顺顺利利的打进了洛阳;高欢想坐山观虎斗,人没斗成。

等尔朱兆再回到山西,跟雁北吃了败仗,不想再硬拼的时候,尔朱兆又想起了高欢;尔朱兆想借高欢的影响力,威慑和安抚破六韩部以及这次跟着起义的六镇军民。

要说尔朱兆这纯粹是病急乱投医;那年头,人是什么?是实力、战斗力,统治力,而且还是GDP,人唯一不是的,就是人。

尔朱兆自己对付不了六镇义军,想让高欢出马,其实他这想法,等于是把这些部众拱手让人;显然是在扶植一个潜在的对手。

这么二的事儿,尔朱兆手下有明白人就赶紧劝,将军,这可不成;您这叫资敌啊!没想到尔朱兆这会儿一反前几天怨恨高欢的心态,变的怎么看高欢怎么顺眼;手下人明明是为他好,结果他却把人家臭骂一顿,骂完不解恨,还把提建议这位给关了禁闭。

回过头再说高欢,接到尔朱兆让他去晋阳的求援信;高欢一时也判断不出来这位又抽哪门子疯儿;好在他手下幕僚挺多;于是高欢把大家召集到一处,把信一亮;大家都说说吧,咱接下来该怎么办?

信传阅了一圈儿,手下的幕僚们几乎一边倒的反对高欢前去晋阳,理由就一点,尔朱兆这是诓您。

没有机遇,才华就是个P;没有尔朱兆脑抽,高欢也就不可能一飞冲天

不过高欢却摇摇头,我看不像,尔朱兆现在遇上强敌,自顾不暇;哪儿还有心思找我的麻烦。只是呢,高欢话锋一转,咱们去还是得去的,不过什么时候到,腿在咱身上长着,就得咱说了算了。说完,上路。

这一路高欢可走嗨了,走一个早晨恨不得休息一天;尔朱兆一天好几遍派人催;高欢的回话,不是说这里的山路十八弯,就是说这里的水路九连环;反正就是拖着。

拖来拖去,终于把尔朱兆拖下水了;尔朱兆虽然骁勇善战,但却是匹夫之勇,没有帅才,因此在跟纥豆陵步蕃和破六韩常的交战中是屡战屡败,最后连晋阳也给丢了。

高欢得到报告,知道不能再拖了,如果让纥豆陵步蕃乘胜南下,恐怕难以控制;高欢收起游山玩水的心,一声令下,部队立即转换成急行军的模式;最后在晋阳东南的平乐郡(今山西省昔阳县)碰上了灰头土脸的尔朱兆。

没有机遇,才华就是个P;没有尔朱兆脑抽,高欢也就不可能一飞冲天

二人见面,合兵一处,趁着纥豆陵步蕃刚打了胜仗轻敌之心正浓;一个伏击将其击败;随后展开反击,在秀容石鼓山将纥豆陵步蕃斩杀。

这一仗下来,尔朱兆等于是被高欢从悬崖边儿上拽回来了,因此他对高欢那叫一个感激;啥也不说了,开喝;酒席宴上,二人推杯换盏,尽释前嫌。

聊着聊着,这话就聊到了六镇降人不好管这件事儿上了;尔朱兆说,这帮货,整不了;尽给我找麻烦了;老高,你有啥好办法?

高欢说这简单啊,您派个心腹去管啊,六镇那帮家伙,敢炸翅儿的,逮着领头儿的一刀切了,杀鸡骇猴不会不?

这会儿尔朱兆就已经喝高了;打着酒嗝说,你觉得谁去管合适?

高欢还没说话呢,他手下有位将领,唤作贺拔允举着酒碗过来了;大王,我们高刺史最合适,您看啊……

贺拔允刚想掰着指头说高欢的好处;冷不防嘴上就挨了一记重拳,再一低头,门牙下来了;就听高欢在旁边一声怒吼,你特么闭嘴,天柱(尔朱荣)在世时,你们这些奴才都是俯首帖耳,像鹰犬一般唯命是从。如今,天下事该怎么办完全由大王说了算,要你多嘴?!骂完,高欢一扭脸儿冲着尔朱兆说,贺拔允竟敢插嘴,您下令,把丫宰了!我绝不护短。

没有机遇,才华就是个P;没有尔朱兆脑抽,高欢也就不可能一飞冲天

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这就是高欢的欲擒故纵;可偏偏尔朱兆这会儿喝大了,压根儿没看出来。不仅没看出来,相反尔朱兆觉得高欢对自己那肯定忠心耿耿,喏,那不是牙还在地上呢。

借着酒劲儿,尔朱兆当场宣布,打今儿起,六镇降人归高欢统领。

高欢也机灵,这要是尔朱兆醒过酒来反悔怎么办;尔朱兆刚宣布为,高欢就找了个借口从酒席上跑到外面向众人传达最高指示,并且让人分头通知散落在各处的六镇降人,向阳曲川(今山西省阳曲县)集结。

过了几天,看六镇的人集合的差不多了;高欢让人找到尔朱兆,请求带队到河北觅食。

那叫10万人,呆在自己地盘上,每天人吃马喂的得花多少钱;尔朱兆想到没想就同意了;赶紧走!

高欢等的就是这句话,尔朱兆一同意,高欢如同脱了缰的野狗一样,撒腿就跑;一口儿气儿跑到山西、河北交界的地方才站住脚。

这中间还发生了一件挺有意思的事儿,高欢正疯跑,迎面碰上了尔朱荣的媳妇儿北乡长公主从洛阳回来;公主一行带了300多匹马,高欢一点儿也没客气,上去就给抢了。

没有机遇,才华就是个P;没有尔朱兆脑抽,高欢也就不可能一飞冲天

尔朱兆闻讯,亲自率众追赶,在襄垣终于追上了高欢。

正巧,漳河水暴涨,架在河上的桥也被河水冲坏了,高欢隔着河水对尔朱兆作揖,误会、误会了;是借、暂借!您看您还亲自跑一趟;我不死都对不起您;说完作势要投河。

尔朱兆也是个猪脑子,一看高欢飙演技,这货又上当了;居然单人独骑过了漳河,跑到高欢的大帐,给高欢道歉来了!而且一见高欢,尔朱兆把刀一拔,递给高欢,来来来,你砍我一刀,咱们扯平了。

高欢大哭,瞬间演技大爆发,天柱(尔朱荣)去世之后,我还能依靠谁呢?只愿大王千秋万岁,能让我尽忠效命。可是您身边儿总有人憋着坏要Neng死我;我可是忒冤了!

尔朱兆一看高欢这态度,把佩刀一扔,也跟着哭上了。

一顿大鼻涕甩下来,二人一致决定,有必要再搞个仪式表明心迹;于是两人又杀了一匹白马对天发誓,重申兄弟之谊;当晚,尔朱兆就留在高欢的营中。

这会儿尔朱荣身边儿没几个警卫,高欢的姐夫尉景就想干脆动手做了尔朱兆得了;高欢拉着尉景,不行啊,姐夫;咱现在杀了他,他那些手下肯定会来打咱们;咱手头儿没有像样的兵力,这要是打不过,那可就亏大了!您放心,尔朱兆别看凶,那就是个牛魔王,说到底就是个吃草的;来日方长,回头咱再收拾他。

第二天清晨,睡到自然醒的尔朱兆回到自己营中,又派人回来请高欢;但是高欢没那么没心没肺,找了个借口推了;惹的尔朱兆还破口大骂了一顿。骂完,让人告诉高欢,赶紧滚去河北。

尔朱兆急着让高欢滚粗;这里边有两个原因;头一个不用说,看高欢烦;第二个,就得说尔朱兆没憋着什么好屁;因为这会儿,也有个让他挺头疼的事儿;尔朱荣以前的一个部下,割据自立了。